主页 > M生活店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前排老婆身体开始差,起初以为係普通伤风感冒,点知睇极医生都唔好,最后病情愈嚟愈恶化。我阿妈就带咗个老师父嚟我屋企睇,顺便帮我地睇相,老师父话我老婆中咗降头,要医好佢,我需要有两个老婆。

起初我觉得好荒谬,但眼见老婆愈嚟愈辛苦,我真係咩方法都需要试。但喺香港法律上係实行「一夫一妻」制,如果再娶多个係会犯法,最后老师父建议我冥婚。

我听到「冥婚」之后,我反而无咩咁抗拒,因为我知道我应该做下啲仪式就当娶咗老婆,对我嚟讲应该无伤大雅,反正屋企又唔会多个人,而老婆亦都唔介意,于是我就开始积极咁投入呢场「冥婚」,希望做到足,帮到我老婆医好个病。

老师父同我讲解所谓嘅冥婚,其实可以叫配骨、阴婚、鬼婚、灵婚,係一种亚洲嘅民间习俗。通常为生前订咗婚但已死或者未订前已死嘅情侣而设,目的就係希望佢地可以结婚,完咗佢地心愿,亦可以喺另一个世界入面以夫妻之名生活落去。


所以我需要一条女尸体作为我老婆。

喺香港係唔容许卖买尸体,所以我同家人联同老师父一齐返咗大陆睇下卖尸市场,谂住执返一件女尸作为冥婚对象。

「点解要返中国搵?」虽然我知道中国地大物博咩都有,但都好奇老师父点解选择中国嚟搵。

老师父就话中国不嬲都好盛行冥婚呢样野,而且每件尸体都有价有市,加上每一日都有大量人死亡,基本上尸体呢个供给係大把「货源」,而且价钱比较便宜,搅起上嚟都比较易入手。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我地先到陕西省西安市,搵咗一间专做冥婚嘅公司帮我地安排。原本我以为呢啲公司无论地点同营运方式都应该好似行偏门咁神神秘秘,但老师父竟然带咗我去一间正正常常,整整齐齐嘅大厦到,门口仲有接待处同客户服务员喺到我地登记,我顺势望一望周围,原来都几多人排紧队。

sponsored

「冥婚可以当成喜事,又可以有催运作用,所以无论有钱人或者穷人都会想用冥婚嚟令自己富贵起嚟,结果就变成一门生意。」老师父解释。

听完后都觉得呢种文化好荒谬。但我都好奇问下老师父点解有咁多尸体卖。

「一户穷人,要富贵有两种方法,第一,将自己仔女杀咗,然后作为尸体卖咗佢,通常十几岁至廿几岁头呢类年纪个价钱最好,太细或者太大年纪嘅价钱都係一般般,所以好多父母好似养猪一样,养到佢地肥肥白白就可以拎去卖咁。」

「哗!咁变态都做得出?」我惊讶地说。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你觉得变态係因为你未穷过,人穷起上嚟咩都做得出。不过,好多杀人要填命,加上好多父母都落唔到手,所以都造成咗另一门生意,就係搵人买兇杀自己仔女。不过亦都因为咁,好多正值青年嘅人都比人买兇或者比人睇中,杀咗佢地嚟冥婚。」

sponsored

「啧......真係好恐怖。咁第二个方法呢?」

「第二个方法咪好似你呢家咁,买尸体嚟冥婚催运。」

听完老师父咁讲,谂起呢啲事出现喺中国只能够话符合国情,只係无谂过可以荒唐到呢个地步。

老师父仲拍一拍我讲,佢话:「岩岩我讲係穷人手法,如果係有钱人,随时可以买鬼佬鬼妹个尸体,甚至係我地呢啲香港人都可以买到。」

「吓? 边得呀?」

「唏,成日有香港人失蹤架喇!你估真係失蹤咩!肯定比人卖猪仔喇!唔卖尸体剩卖器官都好好赚架!」

讲讲下,有个一副陆军装髮型,粗眉细眼嘅职员走嚟招呼我地。我普通话唔係咁好,所以一切都交比老师父去作主,而我阿妈不时都加插把咀落去,佢地你一言我一语,搅到我都有啲心烦。自从踏入呢间公司之后,感觉唔係咁舒服,不过可能係水肚不服引起。

sponsored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当佢地倾好价钱之后,老师父叫我地食完晚饭就跟车去拣尸体。我听到后有啲唔係好愿意,点解一定要夜晚去拣,就算我唔迷信唔怕鬼都好,但始终唔係咁好。我话可唔可以日光日白嘅时候拣,我阿妈就即刻捉紧我只手,话我老婆唔知可以捱到几时,呢啲事梗係有得快就快架喇!

见阿妈拎老婆嚟讲,我都无奈接受。

基本上夜晚餐饭我係无咩胃口,加上间餐厅真係好残旧,感觉唔係咁卫生,加上我望住啲野食真係谂起呢啲野係人肉或者人骨煮成,一谂起我就想作呕。老师父话我係咪听完佢所讲嘅野係咪好惊,就叫我唔好谂咁多,啲野食绝对安全。

sponsored

但我心谂,又係你话人穷起嚟咩都做得出,我点知呢啲野食点整出嚟......

明明约咗九点出发,但间Agent公司嘅人又迟大到,最后搅到十点半先出发。本身我都开始燥燥地,但身体开始有啲想作呕,出少句声暖下肚好过。喺架车到,个大陆佬好紧张咁滔滔不绝咁同老师父讲野,虽然我听唔明佢讲咩,但大概係讲紧点解迟到,好似遇到一啲麻烦野。

我就问下老师父我地要去边。

佢话我地要去营头镇。

我就问佢头先个大陆佬做咩咁紧张激气。

佢话:「本来我地要去竹峪镇,已经有岩我地嘅尸体,但呢排近国庆,公安严打呢啲事,所以镇入面嘅人都急急脚埋咗啲尸体同烧咗佢。所以呢家安排比较远嘅营头镇比我地拣尸体,但就未必睇岩,而且......」老师父讲到呢度有啲欲言又止咁。

sponsored

我话讲就讲喇。

佢话:「呢间Agent公司都算大公司,都会搵法师搅一搅啲尸体,作下法先比人拣。但呢家我地急要,所以都无时间搵法师作法。」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我仲以为咩大事,作唔作法有咩所谓,反正我又唔洗带条尸返香港,求求其其搅完个仪式咪算。

不过,由决定买尸体嗰刻开始,我就觉得呢种事好唔道德同人道,人已经死咗都不得安宁,仲要娶或嫁比一个唔识嘅人夺去名份,生前已经决定唔到自己命运,估唔到连死都话唔到事。呢家啲尸体竟然比人拎去乱咁埋.....乱咁烧......

一路上,我都维持一个半睡半醒嘅状态,天色已经昏暗得有点恐怖,大陆街灯又严重不足,基本上我见到司机係靠车头灯嘅灯光嚟睇路揸车。

sponsored

瞓到唔知几时,突然感觉到架车好似停咗,身边嘅人都用一把似大非大嘅声线去沟通,好似窃窃私语咁。我望下手錶,原来已经零晨三点几。

司机急急脚叫我下车,呢个时侯感觉到所有人都好紧张,唯独我仲係迷迷糊糊咁。阿妈全程喺我隔离捉住我只手,叫我定啲。老师父都叫我之后落嚟一定要记住佢所讲嘅野,我都比佢搅到有啲紧张。

我望一望附近,周围都係昏暗,好似去咗一个无人嘅村落咁,只见前面有几间屋咁,灯光严重不足,加上夜晚温度好低,寒风吹来都感到有点寒意。

个大陆佬又滔滔不绝咁围住老师父同我阿妈喺到讲野,又不时望一望我,搅到我真係唔咁舒服。

直至所有人都围住我好紧张咁讲野,咩 「蜘蛛」、「蜘蛛」都唔知佢讲咩。

老师父就同我解释,佢话:「你要记住!记住!一阵入到去拣,凭感觉去拣,愈靓愈唔好拣!记住!拣个丑!靓嘅唔好拣!知唔知道?」

虽然我心入面唔係好明,拣老婆梗係拣个靓,点解愈靓愈唔好拣,而拣个丑?

身边嘅人又不断围住我讲,「蜘蛛」、「蜘蛛」、「知道吗?」

接着,佢地就开始带我行,全程叫我唔好出声。

当行到一间屋时,佢叫我用左脚踏入去,我都照做。

当我入到间屋时......竟然......

当我入到间屋时,完全係漆黑一片,透唔出半点光。突然间,我本能反应即刻用手掩住口鼻,由开门嗰一刻开始,一阵尸臭味道一下子冲入我鼻到,即使我掩住个鼻但都无用,阵味难顶到即时想反胃作呕。

「快!快点!」隔离个大陆佬似乎都顶唔顺呢阵尸臭味,不断催我快啲拣。于是佢拎住个电筒由近门口开始帮我照啲尸体比我拣。

哗!真係顶唔顺,阵尸臭味真係极级难顶,就好似将旧猪肉放入室温几个月一样,嗰种臭完全令你难以想像得到,永世都忘记唔到呢阵味。

(真人真事) 为左我老婆,决定去冥婚..试一试

为咗想快啲走,我就开始拣。当个大陆佬照第一条女尸时,我吓到即刻呕出嚟,好再我一早用手掩住,呕吐物从我手指罅之中慢慢渗出嚟,我谷尽力大大力吞返落肚。我再望一望条尸,个女仔有半边脸腐烂哂,仲隐约见到好多条细细地嘅虫走嚟走去......好明显呢个女仔生前係比人用硬物打头打死。

我即时挥挥手,示意唔要。

大陆佬再带我入去前啲拣,哗!究竟间屋有几多条女尸?愈行入愈难受!我实在拣唔到落去,我随手指住第二条女尸,望都无望就话要呢个算。说罢,我就即刻冲出门口,然后大呕特呕,连夜晚食过嘅野、黄胆水都通通呕返哂出嚟,呢种辛苦简直难受到想死。

阿妈见到我咁,于是係咁捉班大陆佬问咩事,大陆佬係咁话:「没事没事!第一次是这样呀!没事没事!」

老师父即刻拎咗扎香嚟烧,叫我吸啲烧香味道,话可以辟走啲尸臭味。同时话听朝好多仪式搅,叫阿妈扶我上车抖下先。我不断拎住扎香嚟索......外人睇以为我变咗只鬼喺到开餐咁。不知不觉间,我呕到虚脱咁济,最后慢慢瞓着咗。

直到朝早,天光了。老师父打开车门,拎咗几件用纸造嘅结婚服装叫我换咗佢。终于到咗最后一步,我拍一拍自己块脸,为咗老婆,唯有顶硬上。

下车后,仍然感到一阵寒意。老师父一直带住我走,佢话条尸係某户人家个女嚟,如今去佢屋企做埋冥婚仪式。一直行,我留意到村上都有唔少户人家,佢地一身破旧烂衫咁獃獃望住我地。

去到女家门口,好多大陆佬好忙咁搅嚟搅去,仲见到几个睇落似道士嘅人喺到念经。老师父喺我耳边解释一阵会请两家嘅祖先上嚟,烧化牒上奏天庭,又掷筊又施食......我完全唔知咩嚟,唯有成只扯线公仔咁任佢地摆布。

幸好,等吉时时侯,仲有一段时间比我抖下气,我就走到门口獃獃咁坐低休息。

呢个时侯,有个大约八岁嘅妹妹走到我面前。

「哥哥,可不可以娶我喇?」妹妹獃獃咁同我讲。

我一时之间比唔到反应,以半涌水嘅普通话回应:「不可以喇!你还小呀!」

「但是,如果你不娶我,我会死的。」

「会死? 为什幺?」

「我家穷,没饭吃,爸妈会杀掉我然后去卖喇。」估唔到呢番说话出自喺一个细路女把口,而且佢仲讲得好淡定。

「不行喇! 我不可以娶你......」

「为什幺你可以娶我姐姐,但不可以娶我吗?」个妹妹指住屋内。原来我冥婚对象就係佢家姐。

唉,本来搅着人地尸体我已经觉得好不安,如今见到佢家人沦落到咁......呢个细路女仲咁细已经知道自己迟早会死,如果我继续无视佢嘅话,我呢世人都唔会安乐。

于是我将身上嘅大部份钱都比咗佢家人,我叮嘱千万不要将佢卖掉,好好利用呢笔钱过活。

最后我摸摸个细路女个头,苦口婆心咁讲:「答应我,将来你要找一个你喜欢的老公,知道吗?」

「那我不用死吗?」

「不用喇。」

「哥哥.....不!姐夫!谢谢你喇!」细路女感激地说,终于见到佢有番笑容。

后来,老师父比咗条链我,话琴晚已经烧咗条女尸,链入面啲珠有骨灰,话我拎住会带来好运。我对好唔好运无意见,我由头到尾目的只有一个,就係医返我老婆个病。

不过,返到香港后,老婆身体依然一日比一日差,不但完全无好到,而且仲恶劣过冥婚之前,究竟出咗咩事呢?

于是阿妈再搵个老师父嚟睇下,老师父话老婆中嘅降头好劲,冥婚嘅效果好似无用,呢家唯有送上大陆一间道观休养。

嗰刻我有啲嬲嬲地,之前搅咗场大龙凤后先同我讲无咩用? 呢家仲话要送我老婆上大陆?

但眼见老婆真係好辛苦,阿妈劝我试埋呢一次,于是我就答应了。沿途我陪住老婆,佢仲叫我唔好嬲阿妈,话阿妈为咗医佢都辛苦。虽然我心入面仲係好不安,感觉到呢一次将会同老婆分离得更远,于是我话不如留低陪佢。

但老师父拒绝,话道观唔容许,而且阻碍到老婆休养,如果真係想佢快啲好,就忍一段时间。于是我亦都答应了。

我去附近一间酒店住住先,由于道观地方都几僻,手机讯号收唔到,我都唔可以同佢倾Whatsapp。

就係呢个时侯,之前闻过嘅尸臭味突然又再出现,反胃嘅感觉即刻涌现,我急急跑去厕所呕,但呢阵味一直喺我身边。我心谂係咪间房有人死咗?但搵极都无发现,最后我发觉到原来係条链发出,我即刻除咗落嚟掉去床到。

怪事就发生了。

我见到床上面,出现咗个半透明嘅女人,而且身穿当日冥婚嘅礼服,我大概知道佢就係我冥婚嘅老婆。我吓到个心离一离,做人做咗廿几年都未见过鬼,如今竟然见到。

「恩公,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是来告诉你,你的老婆有危险。」女鬼说。

我定一定神,本来好惊嘅心情下,一听到我老婆有危险,我就清醒返专注听佢讲。

「我老婆? 为什幺你那样说?」

「恩公,冥婚可以对你帮助,但是对你身边的老婆是有害的,我知道你很爱她才和我结婚,但这太不对了.....他们骗你的,你老婆的降头是你妈下的,她知道你老婆三十岁后会对你运程不好,你妈不想你有事,才想办法除掉你老婆。这都是我听到你妈和老师父的对话!」

「你说什幺? 你说的是真的?」我实在唔敢相信呢件事实。

「你是我恩公,你救了我妹妹,我为什幺还骗你? 你老婆很快就会被杀掉,然后去卖!你赶快去救她呀!」

虽然鬼嘅说话唔应该尽信,但我的确救咗佢细妹,我谂佢唔会害我.....于是我就拎返起条链就赶去道观睇下发生咩事。

当我去到道观门外时,我发现有好多架车泊咗喺到,岩岩都唔觉咁多车架? 我心知不妙,即刻冲入去!

只见一大班大陆佬围住我老婆,在场仲有我阿妈同老师父。

「我屌你地老母呀!全部同我行撚开!」我推开哂班大陆佬,行到老婆身旁,佢仲清醒不过就吓到喊哂口。在场所有人都吓一吓,包括我阿妈。

「老婆!我带你走!」于是我慢慢扶起老婆。

「不!放下!」班大陆佬喺到喝住我。我理佢地都On9!继续扶我老婆走人,但班大陆佬即刻围住我,仲开始郁手郁脚阻我地走。

「仔呀!个女人会害死你架!放低佢喇!佢地会处理架啦!」阿妈即刻劝我,但我已经觉得佢迷信到一个极端地步,简直痴线。

「妈呀!你醒下喇!咪撚再比个师父洗脑喇!呢个係你新抱呀!」

「你识咩呀!总之同我即刻放低!」阿妈说罢,班大陆佬似乎想将我老婆杀咗拎去卖!见佢地双眼发哂光就知我老婆值钱,我仲见佢地手上拎住支针!

我喺裤袋到拎咗预先带定嘅餐刀出嚟,示意叫佢地行开!但班大陆佬无人性,郁手捉住我,仲打我将我禁落地。

我老婆身体虚弱,完全任佢地摆布,只见一大班大陆佬禁住佢,然后慢慢将支针打落佢条颈到。

「你班仆街!!!!!!!!放开佢呀!!!!!!!!我杀咗你地呀!!!!!!!!!」我竭斯底里地大叫,但毫无作用,只见老婆反抗得愈嚟愈小,最后静咗落嚟,我就知道佢地杀咗我老婆。

「快快快快!快送上车!」班大陆佬四散,急急脚咁安排送我老婆走。阿妈就係隔离扶住我,喊住口讲:「我咁做为你好咋!个女人三十岁之后就会克住你!我唔会比呢个女人害死我呢粒仔架!」

我獃獃望住阿妈,我摇摇头,然后起身行到老婆身边,说一句:「对唔住。」说罢,我将把餐刀直插心脏自杀。

身边嘅人即刻想救我,但我用尽所有力气捉住把刀插住唔比人拎走......我忍痛地望住老婆.....然后.....慢慢....无知觉.....老婆.....下面见。

.......

.......

「那怎幺办?」

「还用说? 快送走!」

「那个男怎幺办?」

「拿去卖喇!还等什幺?」

.......

.......

" 嘻......你终于下来陪我啦。 "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