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艺生活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2008年1月。巴黎国际时尚家饰展(Le Salon professionnel Maison & Objet)刚刚宣布,将「年度创作者」的四个奖项颁发给四位女设计师。那是巴黎盛事史上头一遭。得奖的四位中有:角尺女神札哈.哈蒂(Zaha Hadid)、米兰设计界的西班牙巨星派翠西亚.乌葵拉(Patricia Urquiola),这两位女性代表占据了檯面上的最高地位。于是我立即决定献出我在《时尚快报》(L’Express Styles)的专栏篇幅,撰写我所观察到的时代徵兆:没错,在向来由男性称霸的设计界,女性(终于)占有一席之地。我一共介绍了八位女性。然而其他值得上专栏的女设计师还有多少?太多太多。但向她们致敬的专书有几本?可说一本也没有。

我要明白指出事实:女性在设计演进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然而受忽视的程度却令人讶异。这本书只对女性的设计感兴趣?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企画主题的确引发了两极化的反应;有人抱持质疑,有人热切期待。而受本书关注的女性,正是最先发难提醒的人:她们不仅是女性,更重要的是身分是设计师,而这个职业不分性别、年龄或肤色。此外,预设立场,以她们的性别来评量她们的作品,未免太草率鲁莽。只是,问题是,当代女性创作即使已能自由地全心投入工作,而媒体以及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将醒目的位置献给她们,但在历史上,女设计师仍属于遭冷落遗忘的一群。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人们从什幺时候开始知道,柯比意(Le Corbusier)工作室出品的所有经典家具都出自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的设计?又,大家什幺时候才知道,现代主义珍宝的海滨别墅E-1027,其建筑师正是艾琳.格雷(Eileen Gray)?得等上好几十年,等到几位热心人士辛苦奔波,这些伟大杰作的真正原作者才得以公诸于世。而就在不久之前,德国女作家克莉思蒂安娜.朗格(Christiane Lange)[1]在其着作中揭露:一项20世纪重要设计的原创人长久遭到张冠李戴。1930年以木头和钢管完成的作品「日躺椅」,又称「休憩床」,一直以来都归在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名下,但那其实是大师低调的合作伙伴兼伴侣,莉莉.瑞克(Lilly Reich)的私人创作。

设计的历史同属于女性与男性,然而后者──即使有时并非出于自愿──仍尽享所有光环。打从装饰艺术起源之初,女性就没缺席过,凭藉一切仅被允许,少得可怜的资源,为了发挥她们的创造力,就连一尺布或一套瓷器也不放过。但设计这门专业诞生于20世纪初的工业革命初期,长期专属于男性的世界,由男性工程师与建筑师所掌控。男性因为有机会受教育,能自由出入公共场所,所以出任第一线主角。他们负责建造,构想家具,开发家居物件,弔诡的是,这个部分一直属于女性的领域。只有在奋斗不懈,争取到受教育及基本公民权之后,女性才能在私人空间表达自我,而那正是最佳设计场域。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时至今日,她们已累积许多饶富趣味且深具意义的成品,足以展现从新艺术风格到现今的轨迹,呈现出这门学问的各种历史面貌,并透过男女创造者的形象,不断演进。20世纪前半叶的女性创作者需要一定的勇气,才能克服受限于家庭的刻板命运,拥抱艺术生涯。要做到这一点,不得不牺牲生活上的安逸,甚至连尽母亲的职责都受到波及,因为她们必须全副心力投注在创作中。其间有那幺多另类行程、临时大转变、不断出发上路、累积经验、一次又一次的会面,以实现成品,而有些成品的风格着实古怪奇特。我们的目的,正是向这些受20世纪动荡摇撼的命运,献上最高敬意。即使间隔了几十年,她们的作品仍继续互相对话。安德蕾.普特曼(Andrée Putman)所寻求的那种低调不张扬的奢华,让人忆起离经叛道的艾琳.格雷,在1930年代,她致力追求现代舒适感。玛妲莉.格哈塞(Matali Crasset)无论在外表或社会层面上,都渴望打破既有规範,与1950年代极为前卫、以空间活力着称的丹麦女设计师娜娜.迪索尔(Nanna Ditzel),相互呼应。

以往,在建筑与设计各学派中,女性是少数弱势,甚至完全缺席。正如盖儿.奥伦蒂(Gae Aulenti)所言直指:「我们从一个极端跨到另一个极端。」整个行业改朝换代,成为女性的天下。无论哪一个阶段,发行、生产、出版、各行各业,都看得到她们的身影。然而不该因此就将这股「女力」(girl power)与创作界的「女性化」画上等号。从此以后,每个个体都能自由表达自己的独特之处。所以,正如丹麦女设计师露薏丝.坎贝尔(Louise Campbell)所说:「某些最充满感情的设计是男人的作品。」比如,法国布胡列克兄弟档设计师(Bouroullec)、荷兰设计师陶德.布恩杰(Tord Boontje)、马塞.汪德斯(Marcel Wanders)、尤根.贝(Jurgen Bey),这几位男性的工作方式非常细腻,似乎是每位女性都拥有的那种特质。坎贝尔继续阐释:「在今日,性别已不再那幺重要,创作本身才是重点。」所以,我们该停止滥贴无谓的标籤,就让作品自己说话吧!在设计长达一世纪的历史中,作品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才能真正还给女性一个公道。
 

更多关于《女力设计100年》

女力设计:女性从未缺席的设计产业

 

 

 

 

 

 

 

 

 


本文作者:玛西咏.维尼亚

注解:
[1] 克莉思蒂安娜.朗格,〈密斯.凡德罗与莉莉.瑞克,家具与室内装潢〉,德国Ostfildern,Hatje Cantz 出版,2006年。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